Skip to content

oNEwAY乐队2007成都专场杂记——猪版

成都手记——-只需要在乎音乐就行了

当街上所有汽车的车牌从“云A”变为“川A”时,我知道,这不再是我的South of the cloud……

所有人都在期待成都的美女和火锅,而我对此几乎没有任何兴趣.从确定了成都之行开始,我就开始担心乐队的状态和现场控制能力—-oNEwAY,作为一只组队刚半年的新晋后摇乐团,妄为的才华自不用说,其他乐手的技术、经验以及对后摇这种风格的理解将是这个乐队的瓶颈,相反,这或许也正是这个团在某些层面上能够对音乐更投入的一个原因 .前几场在昆明的现场唯一还可以的,就是去年10.4在半山的新音乐大PARTY。因为刚刚三天的乐队能演出那种水平已经很不错了.

麻糖的老板说,恩,不太喜欢摇滚乐,哦—–麻糖是一个很Raggae的酒吧。乐队演出?很少,成都就没什么乐队。他的后半句话我倒不怎么赞同,只是关注的东西不一样罢了,襁褓 、阿修羅、雷神、声音玩具、吴卓玲、虞志勇……这些人的音乐我都很喜欢.

麻糖小小的,台也小小的,估计很多时间都是玩Raggae的即兴,并不适合乐队演出,而对于oNEwAY来说,这已经够了,或许,也很难再有比这更合适的地方了。我跟麻糖老板找到的唯一共同话题就是叶子,很多圈内人都知道的,云南的叶子很好,妄为接过来试了一口,继续抽他的烟……说实话,这是我成都之行印象最深的片段之一.

从开始调音到演出结束,事实证明了我的担心,吴的琴开始就没声,每个人都有失误,错音,紧张,几乎已经不用谈“现场的控制、和观众的交流”这些话题了.我自己也开始惊慌,好在每个人都很兴奋,音乐还算流畅地行进着,大家都把自己的情绪投入了—–我一向认为,这才是最重要的,这才是音乐的本质………妄为和吴随着音乐,摇摆起了自己的身体,吴的台风其实不错,他大部分时候还是太内向了,他应该更自信,妄为表现出了与他的现场经验不符的沉稳和老练,小心翼翼将情绪层层推进……..这样,我就不用再看他们,闭上眼,变换着脑海里的画面,爆炸那段,我断了两只鼓棒——很长时间没有打断过鼓棒了…….

103人,还是有些出乎我们的预料,不过,除去牧夜的朋友、妄为的朋友、我的本科同学们、酒吧的常客、也没多少人是冲着乐队来的,不过,我们来说,也很满意了.

好几个本科的同学也来看演出了,他们在川大和西财念硕士,他们不听摇滚乐,更不听后摇,他们觉得妄为的音乐好听,不错,是不是客套话也不重要了…….

花花的现场表现和大局观让我惊喜,这是此次成都行的一个很大的收获. 但始终,音乐是很简单和单纯的东西,为什么会总有人要把它置于复杂的人际和利益关系中?5日晚饭后,花花拉着我,说了他的担心,说了他的无奈,说了很多。最后的结局是,我跟他讨论了整个晚上的人际、音乐、乐队内部关系处理等问题,然后把妄为叫过来再跟他讨论我们得出的结论。那个晚上的话题破坏了我整个成都之行的心情,本来嘛,演出结束了,大家好好享受一下成都的美食、美景、美女(尽管有人认为没有),有机会看看成都的乐队,和不同的人聊天,而你要想那么多干嘛?你能马上解决吗?很多问题,需要去发现、认识、弄清原因、并在正确的时机出现之时,用正确的方法解决。而想那么多、担心那么多有什么用?重要的是要去做、要去解决。

音乐让我们走到一起,认识、成为朋友、并一起走一段很特殊的人生旅程,需要的是真诚地交流、相互理解、相互扶持.

大家很少提到苏斌了,不知道他离开oNEwAY时是什么心情……或许我能想象得到,因为生活。不得不放弃,这很痛苦和无奈,我当初离开4/4也是同样的原因.回昆明后。我一次次地看在昆明Shelter_Bar的演出视频,我觉得那个时候更好——是因为那时是三把琴?还是因为那次是DV拍的?

我一向也认为,一个人的心境很容易和他在做或经常听的音乐相互影响很大,后摇是一种阴冷、冷静的音乐,至少我是这么认为,而我近期,也开始不知不觉让自己冷静和沉稳下来,可是,成都的几天,我却开始感受到了身边的人的浮躁……

Published inUncategoriz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