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音乐源自于生活,我们生活在云南——《通俗歌曲》杂志专访oNEwAY乐队

音乐源自于生活,我们生活在云南——oNEwAY乐队专访(刊于《通俗歌曲》2007 – 10期)

采访:刘昊

oNEwAY乐队,成立于2003年,妄为,昆明,云南。乐队成形于2006年10月。他们有可让你沉迷的旋律和声景。现在的oNEwAY乐队将创作方向放置于器乐/后摇滚框架之下,而未来将远不止如此。由春城至蓉城,正是这个过程的开始。2003年妄为自主制作/发行个人首张校园民谣专辑《似水流年》;2007年岁末,oNEwAY乐队将迎来自己的首张全长专辑。

朱璋园:鼓
戴常欢:贝斯
陈 航:键盘
吴加勉:吉他、效果
妄 为:吉他

谈谈你们各自成员的简历和生活。
ww:hi, all。我是妄为,从小喜欢美术、文学和音乐,现在oNEwAY弹吉他,人送外号“弦不准”。现就职于昆明某旅行社,来云南旅游可以联系我~
zz:朱章园,鼓手。和大部分80’后一样,从小接受填鸭式的应试教育,从进幼儿园开始就跟身边的人竞争,走过让父母“满意”的重点小学、重点中学、大学之路后,现在有份再普通不过的工作。高一时候,受打口磁带的启示,从一把练习吉他和一套破鼓开始,组建参与了“漂流瓶”、“4/4”直到现在的“oNEwAY”这几个乐队。
dd:吴加勉(豆豆),吉他手。22岁,专业:新闻。高中开始玩乐队,同时与朱组成漂流瓶乐队至今。在oNEwAY之前唱自己的歌,做独立流行。一个感性生活的人,音乐的存在,让生活更加精彩。
hh:陈航(花花),键盘。从小学习手风琴至今。喜欢喝酒。睡觉。大学后认识吴加勉加入了“漂流瓶”(如果没有这个乐队,就没有现在的oNEwAY乐队)。

乐队是怎样开始的?
ww:我个人从03年起开始做音乐,并有一定积累。完了为了配合06年10月lomoKM的一个演出活动,与昆明独立乐队“漂流瓶”成员临时搭建了乐队阵型。本打算一锤子买卖,演完就散,没想到后来大家都玩得很投机,于是就继续了下来并很认真的将它当成了个正事来做。生命是一次奇遇。

乐队有哪些经历?
ww:在乐队组成前,我在03年曾做过一张名为《似水流年》的校园民谣唱片。然后三首纯器乐曲子在之后分别发表于《非音乐》、《爱摇》和《后音乐》这三本有声杂志的随刊CD内。再然后乐队成型,开始演出,今年5月去了一趟成都。当然,全国其他一些城市也被列入了我们未来的日程,我们会慢慢的把它们一个个玩过来。希望以后能在你们的城市见到你们。

为什么会选择Post Rock作为你们创作的倾向。
ww:说来好笑,03年录民谣的时候,我就很苦恼于人声录制的问题,同时期又接触到一些纯器乐音乐,后来索性抛掉唱的部分,改做纯音乐。而且我发觉去掉歌词就不会给听众任何的指向性,每个人都可以从音乐中获取自己想要的那部分东西,找到属于自己的小情绪,这很好。有时候歌词也许会给听众造成一种误导。再有我本身也很喜欢这种音乐给人带来的晕眩感。简单,却能进入你的心底,并且久久难以散去。
zz:后摇是一种阴冷、内省、冷静的音乐,相比较其它类型的音乐,这更符合我的性格,我喜欢这种音乐的画面感和它留给听众的想像空间。
dd:这种音乐触痛你的心灵深处,让听众开始思考。
hh:接触了后摇滚,震撼特别特别大,那种发自内心的,有时婉转,有时直接。对于这个感觉,大家不约而同的一致。

哪些音乐人或者作品对你们有关键的影响?
ww:关键影响我的还是我的生活以及我接触到的一些人和事。顺带影响我的部分艺术家:Mogwai,GY!BE,Tortoise,Mono,Halifax Pier, Nirvana, Ramones,Big Black,Suede,Oasis,Radiohead,Arab Strap,Faust,Can,Neu!,Guns & Roses,AC/DC,Keiji Haino, Acid Mothers Temple……太多了,不占篇幅了。
zz:对于我个人来说,山人乐队的鼓手小欧、零壹的秦少建、吉他手纪元对我个人的影响很大,他们让我从不同的角度去认识和理解音乐。
dd:OZZY,IRON MAIDEN,EXPLOSIONS IN THE SKY, OASIS, RADIOHEAD, EDGUY, NIGHTWISH, MONO, TRAVIS, MR. BIG, SMASHING PUMPKINS, AC/DC, GUNS N’ ROSES, MOTELY CRUE, DREAM THREAT, KING DIAMOND……
hh:比较喜欢旋律性强的作品。早年接触流行和古典,后接触摇滚以后对音乐的理解有些颠覆。

你们音乐里出现了非常明显的“云南”痕迹,请问动机是什么?
ww:首先是一种自然而然的流露,我爱云南。其次把我们的歌拿给外省的同学听,他们觉得这些歌很“云南”,这给我一个启示,我们为什么不尝试做一些结合中国云南民族元素的现代音乐呢?再有就是,国外做后摇滚的乐队已经遍地都是了,重复一样的陈词滥调让我感到厌烦,这样的时候我就会想,我们的特色在哪?或许只有走中国的路子才是突破口,而且做起来、听起来也会更有思。
zz:一个人(或一个乐队)做什么样的音乐,是看他(他们)处于什么样的生活状态,音乐源自于生活,我们生活在云南。
dd:听,看,感,想。我们生活在昆明,生活在云南,云南是我们的家乡。
hh:音乐毕竟来源于生活,有什么样生活就有什么样的音乐,当然,我们并不是每天都骑着大象在街上走路。如果我们想做出二人转,恐怕难度挺大…

你们都居住在昆明,这对你们的创作有怎么样的影响?
ww:昆明四季如春,生活节奏不快,空气很干净,天很蓝。很多影响是潜移默化的,具体的细节我还真说不好。但我们的作品,似乎的确有着挥之不去的云南情节。也许是因为我们从小生活在这样一块多民族聚居的高原土地上,看到的听到的和接触到的东西都会停留在我们的潜意识中的原因吧。
zz:让我们更加从容和悠闲地体味生活、排练、创作音乐,昆明是个悠闲的城市。
dd:昆明是一个非常美丽的城市,气候和人都很温暖,云南26个民族的文化以及得天独厚的风光就是无数的素材以及真正中国的文化之一。
hh:大家都居住在这个城市二十多年,对这个城市已经非常熟悉,每个人的职业有各自的特点,然后又把各自不同的特点溶入了乐队。

如果有朋友来昆明,你们会建议他们做点什么?
ww:不清楚,我不是一个会玩的人。如果时间充足,我到是会建议他们去一趟香格里拉或者徒步一把虎跳峡。
zz:在昆明定居吧,哈哈!
dd:云南各类小吃、大麻、茶、烟~
hh:昆明的房价比别的城市不算太高,投资下房地产之类的。

你们的音乐风格和昆明的摇滚氛围共融吗?
ww:如您所知,后摇滚乐队现在在全中国也没几支。所以理所应当昆明这个圈子以及我们都认为我们彼此不相干。理解我们的云南听众并不多。
zz:90年代的昆明,尤其是98、99年的时候,昆明的摇滚氛围很好,大家都很独立,几十支乐队什么风格的都有,有种“百花齐放”的局面,现在的山人还有很多云南籍的乐手(如杨猛、老猫、秦少建等)都是那时候出来的。而现在,昆明很多乐队都是玩金属,都在比看谁更重、看谁更死亡,我们这样的风格在如今这样的氛围中只是被看做异类。但我们也一直在尝试和别的乐队交流,毕竟音乐是每个人的,如果大家都抱着一种开放和宽容的心态去交流音乐,我想这对大家都有好处。现在有的年轻人目光狭隘,往往不能看到别人的精彩之处,从音乐的角度来说,这并不好。
dd:理论上说是共融的,音乐没有不融合的,不过现实中的昆明是重型音乐的天空,人们的观念也各不相同,我们仍然是“独立”的。
hh:坦率的说,不是太好。昆明摇滚氛围比较局限吧,乐队的风格也不是太多,如今以金属为主。我们在好多人眼中就是速度慢……

你们即将参加今年的丽江雪山音乐节,请谈谈感受。
ww:感觉挺神奇、挺幸运的。因为你知道么,这样子的演出和艺人在我的脑海中一直是觉得应该买票去仰望的,没想到一下子就和他们站在了同一块舞台上,而且到那天,这支乐队才刚刚正式成立一周年……天哪,这一切简直太神奇、太美妙了。
zz:2002年8月那次的丽江雪山音乐节我去了,那时是我大一暑假,那两天音乐给我的快乐和震撼我今天依然记忆犹新,印象最深的就是第二天中午,正式的演出还没开始的时候,有几个人带着大家手拉手跳起了一种简单的民族舞,本来只是十几个人,到后来居然加入到了一百多个人,大家拉起了一个很大很大的圈,和那么多的本不认识的人在一起,一样的节拍、一样的步伐、一起拍手、彼此微笑着,没有陌生的感觉,只有同样的对音乐对生活对大自然的热爱。这次,我们乐队能参演,我很激动,五年前到现在,从观众到参演乐手,从乐迷到与自己喜欢的乐队、自己的老师同台,我的心情只有两个字:激动!
dd:身为云南人没去过丽江真失败,这次借音乐节的机会可以好好体验一下,平常心就好。
hh:在自己家门口有这样的大型音乐节,那么多的优秀乐队,自己非常喜欢的山人,美好药店,二手玫瑰,就已经很兴奋了。我们又成为这次音乐节的参与者,那更是兴奋。坦白的说,就两个字:兴奋。

最近有创作新的作品吗?有的话,请简单介绍。
ww:写给今年普洱地震罹难者的一个安魂曲,名字就叫做Pu’er,一种建立于废墟之上的悲壮、宁静与忧伤。如果时间充足的话,我们会把这首歌带到雪山。
dd:为普洱地震写了一首新歌,为了纪念我们殉难的同胞。
hh:前段时间,我们的普洱发生了严重的地震,特别写了一首歌送给经历过这场灾难的所有人。

乐队的下一步打算。
ww:年内交由1724唱片发行的ep一张,以及更多的演出。更多详情可以访问我们的新茶页面(www.neocha.com/oneway)或者我本人的博克(oneway.yo2.cn)。这份采访没有贝司手,原贝司手因为生活经济原因在音乐节后不得不选择离开,下一步很希望能够找到一位生活稳定、技术意识合格的贝司手。
zz:继续生活――工作、排练、演出。
dd:年底的EP以及各地的巡演,争取让更多的人听到我们的音乐。
hh:下一步还是和以前一样,排练,喝两杯……

Published inUncategorized